返回首页

暑期社会实践报告:海外学习与文化交流

时间:2017-08-16 10:15来源:未知 作者:172xiaoyuan.com 点击:
实践类别:海外学习与文化交流 起止时间:2017/7/4至2017/8/15 实践单位(全称):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报告内容 实践目的: 了解海外大学的校园氛围、上课模式,了解当地文化,感受中

实践类别:海外学习与文化交流
起止时间: 2017/7/4至2017/8/15
实践单位(全称): 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
报告内容
实践目的:
了解海外大学的校园氛围、上课模式,了解当地文化,感受中美文化差异,思考国内教育和我个人发展中值得改进的地方。
实践内容:周一至周四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进行暑期课程学习,周末完成作业的前提下出门观光。
主要成效:感受到了巨大的文化冲击,虽然是呆在国外,反而更加深入地思考了在国内的生活。
下一步加强和改进的计划:
若是再有出国学习的机会一定要在前期语言准备上多下功夫。
若有出门计划,出发之前一定要做好详实的规划,尤其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突发情况远比预期的要多。
不要在意脸皮,不要在意局限。很多时候逼自己一把事情就成了。

社会实践正文:
        前期经历了近半年的复杂准备过程。从最初确定要去,到开始和家里人沟通说服,接着自己办理一系列准备。去银行汇款付定金,网上申请填一大堆表,上传各种证明文件,回户口所在地准备护照、四级成绩单,准备签证材料(拍签证照片,教务处开具成绩证明,学生处开具在读证明,银行开具存款证明,父母开具收入证明,户口本,以及所有证明文件的翻译盖章),赴上海办签证,定机票,初到美国尚未入住宿舍要订酒店,联系接机,等等,更兼各办事处常有效率低下、职责不清的弊病,或是机构不曾言明办事细节要自己寻找,随便一个证明跑几趟跑几天都是常事。程序复杂时常让人觉得崩溃,但还是都要独立完成,确实是非常锻炼人的。想想这还是有老师指导、有十来位同学共同经历、还可互相帮助的,若是一个人去上本科,比这更复杂的事务独自办理,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过来。
       初到他乡,人生地不熟,困难是自然的。英语沟通又不适应,国内随便一件小事可轻轻松松解决的,到这里都会成为相当麻烦的事情。连出门去个什么地方有时都成问题。
       不过在加州的生活大多数还是符合预期的,或者说不管它是什么样,我都已经做好了接纳的准备。生活上基本没有什么困难。我觉得我之前生活能力就比较强,心态也比较包容,所以到国外什么样的习俗都可以适应,什么样的黑暗料理都可以吃并且管饱(虽然还是去了很多次川菜馆改善伙食),什么样的困难都会自己努力去克服。周围许多人都会觉得,呆在国外诚然不如在国内家里安逸自在,时常要面对一些意料之外的困难,倒霉的事情一发生就会是一串,还都得自己解决。我倒是觉得,经历种种困难以后把我扔到哪里我都可以活下去,并且这些未知与无穷的可能性、峰回路转后的欣喜所带来的新奇,也是无聊地蹲在家里所不能比的。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定会更多地去四处游荡见识世界。
       我选了两门课,一门是“艺术史的理论与方法研究”,一门是“种族与美国电影”。
       刚开始选课的时候,咨询过国外上学的同学,觉得选个八学分应该是能够挑战的。艺术史想来学过了设计艺术史,又看过些艺术史的书,应该不会很难;另一门刚开始选的“先锋电影史”,虽说是“先锋”,诚然要难;但既然与电影有关,也不会太无聊。
       然而刚上两天就受不了了。学习上主要就是语言障碍。日常交流因为生活习俗的不同,刚开始当然会听不懂,久了就没有问题;而上课时候专有名词太多,之前也很少有全英文上课的经历,困难大是自然的。这样一来,相比native Speaker,非英语母语的学生初期压力就非常大。艺术史的英俊小哥,说话发音还算清楚,“先锋电影史”的女教授,说话和带了牙套一样,本地人听了估计不过是感冒的质感,国外人加上一系列电影学术词汇,那真就基本听不懂了。此外,“艺术史”根本就不是我想象的单纯的“material history”,全名叫的是“艺术史的理论与方法研究”,完全是一门哲学课程。从康德与黑格尔的美学讲起,分分钟就把人放倒。
       我当然知道刚到国外上课的不适应,决定不管最后能得多少分,好歹还是要拼一拼。艺术史若想要跟上进度,就要每天下课先把当天的上课录音回顾一遍,不懂的上网查找资料;再把新课PPT预习一遍,里面所有的生词拎出来搞懂,一些terms上网百科用中文理解一下,知道上课大概要讲什么;最后再做每天几十页的阅读材料。阅读材料又很难,生词太多、学术性强,还是比较有历史的作品,偶尔能搜到翻译成中文的版本,我也不是完全明白。除日常上课,每周末再来一篇关于本周上课内容的论文。每天两门课各一节,一天压一天,连续三天工作到半夜一两点,还是每天都完不成任务。此时我果断决定放弃一门,把四学分的“先锋电影史”换成了一学分的“种族与美国电影”。然而另一门艺术史已经上了三天,和教授已经认识,想换到别的课去,又觉得别的课已经开始几天怕跟不上进度,犹疑之间最终没有换。事实证明这就对是作死的根源,因为稍后五个星期,我每天(包括周末)都要在艺术的哲学里死去活来。确实还是当时不够果断。
       那么艰难的上课经历,让我实在质疑我们之前英语怎么学的,辛苦那么多年,做了多少试卷,四级六级过了,却是日常交流对话做不到,出门看啥啥不懂,上课听课听不懂,阅读材料看不懂,随便写个小文章都写得乌七八糟。虽不是贬低同学,但和有的同学在一起的时候那英语说得实在太让人着急了。虽说我已经在准备托福,期待考完托福以后会进步很多,但这毕竟是额外又花去的时间,为什么不能刚开始就做好呢?要么就好好教,教得出国确实能用,要么就不要浪费那么多时间,不过是死记硬背了语法规则和一些高考完就忘了的单词,做着程度拔高极其缓慢的阅读理解。
       除学习上的困难以外,学校生活就是我理想的校园生活的样子。该学的时候拼命学习,该玩的时候就要玩得比谁都疯。校园设施齐全生活方便,不管是学习还是锻炼、社交,都会有很好的硬件条件和氛围。表面上看起来相当自由,但不管在哪里,再怎么自由也都是为了最基础的目标,都不会违背基本原则,该认真的地方一点都不会马虎。最欣赏的一点就是鼓励思考,甚至是逼迫你去不停地思考,课堂上大家积极参与,即使错了也要往外说。这种自由、激进、独创,是国内教育还没有做到的。
       所以,呆在国外,反而给了我更多的机会思考在国内的生活。其实这个问题我以前一直在想,但却在伯克利的这段时间里感觉到问题是如此突出而严重。我是一个崇尚自由与真理的人,碰到不对的事情就忍不住要去言说去改变,热衷于尝试多样的可能性。这才是一个人本来应该有的姿态,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、自由的。然而我的周围环境却是相对压抑的,周围的许多人固守错误思想不肯改变、不肯面对残酷现实、没有思考就妄加评判随意指摘、自己不努力也“不允许”别人努力所营造的浮躁愚蠢的氛围,因为我与他们意见相左就感受到了威胁、从而指手画脚意图阻拦等等,给我带来了相当大的压力。而现在,我无法马上跳脱到一个自由激进坚持真理的环境,又无法在一个压抑的环境中维持真实的自己。那么接下来我怎么办?如何与不那么令人满意的环境好好相处,如何通过各种手段使周围环境更好,就是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很多时候我还是一个畏于改变的人,虽然接受改变、接受不同的能力很强,但毕竟不喜欢。我喜欢的是稳定的、稳步上升的计划,不会被各种事务打乱的日程安排。与人相处上,还是喜欢和那些合得来的人接触(虽然数量很少),其他人的许多方面都是接受无能。很多时候都是社会谬判内向为一种性格劣势,才不得不伪装作一个极其外向的人,不得不强扭个性,假装热情。虽说内向没什么不好,但我的心态确实还不够包容。
       在国外,我碰到的是比国内更多种多样的人。美国本来就是一个文化很包容的国家,走在路上,形形色色的人都有,穿成啥样长成啥样都不会有人多看。刷个朋友圈,许多人的生活都是原来想象不到的。极其有钱每天都在四处浪的,半夜三四点喝了红牛刷论文的,到国外生活完全没有适应压力考试轻轻松松的,永远坚持自己的梦想根本就不在意生存不生存的,年纪虽轻却极其成熟的。一方面我也希望我周围是多种多样的人,让我知道自己的发展方向、有个可以借鉴的成长方式,而非被一群完全一样的没有任何可借鉴之处的人围着;另一方面内心却是恐惧而抵触的。他们活在我想要到的地方,我也厌恶本来的生活,但是我并没有胆量迈步向这样的生活走去。但是我给出的解决方案,都是极其模糊的。用“唯希望以后自己能怎么样”或者“当···之后或许能···”开头,眼界虽高,计划却时常执行不下去。
       接下来两年时间,还需要摒除内心相当多的负累,勇敢接受改变,放平心态体验不同的生活。希望每一天的我都会与昨天不一样。 

顶一下
(2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
  学生会活动创意群    学生会活动创意10群

  社团活动创意群        社团活动创意交流10群

  班团活动创意群        班团活动创意交流6群

推荐内容